总机:020-87567279
传真:020-87501320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天立大厦
邮编:510630


渠道及服务监督电话:
020-87567279


商务支持:
020-22647350 曾小姐
020-87567279 谢先生
收发货接口:
13699728012 廖杰豪


技术支持:
020-22647331 毛工
020-22647351 梁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长沙歌厅市场大洗牌 开始走出湖南寻找新生

2013/4/25
    没去过长沙歌厅,便不会懂得这座城市。歌厅一度成为长沙夜生活的首选,每到夜9时,各大歌厅门前人流如织,车水马龙,“长沙歌厅现象”由此得名。然而,欧阳胖胖歌厅从春节到现在一直歇业。“除了欧阳胖胖,如今长沙真正意义上的歌厅只剩下琴岛、红太阳[0.79% 资金 研报]和凤舞九天3家。”长沙市文广新局副调研员关建之坦言。

    就在人们感叹长沙歌厅黄金时代就此结束时,红太阳、琴岛先后高调向外扩张的举动让人眼前一亮。今年春节刚过,红太阳便抢先落子石家庄,5月琴岛南昌分店也将正式营业。

    一面是市场蚕食、规模锐减,一面是向外扩张、跑马圈地,市场大潮下,长沙歌厅精彩能否继续?

    【记忆】溜歌厅,吃口味虾,好韵味

    今年53岁的万文锋原是长沙市一家国企的工人,如今下岗在家。回想起欧阳胖胖和长沙歌厅曾经的风靡,他感叹不已。

    “那个时候谁不知道欧阳胖胖?”万文锋眉飞色舞地说,上个世纪90年代,欧阳胖胖连同杨五六、周卫星、何晶晶等都是长沙本土响当当的明星。憨厚的笑容、滑稽的表情,一开口,欧阳胖胖便让观众捧腹大笑。“他一开始在琴岛做主持人,那时就很有名气了。”

    2002年,欧阳胖胖离开琴岛,自立门户,欧阳胖胖歌厅由此建立,并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一到周末,800人的歌厅里挤得满满的。”

    “溜溜歌厅,吃吃口味虾,好韵味。”万文锋说,这句话是对当年长沙夜生活的贴切形容,走进歌厅图一笑,笑的同时吃一份辣入喉咙的口味虾,两者双管齐下,一天的烦恼和压力一扫而空。“讲的段子都不能重复,如果节目不好笑,演员是要下台的。”

    “现在的节目没以前好看,我儿子喜欢去KTV,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没精力再去歌厅了。”万文锋感慨,近几年来,他再也没有去过歌厅,曾经周末三五成群的“厅友”也都散了。

    【现状】从群雄混战到四足鼎立

    4月22日晚8时,长沙市民刘飞带着三五朋友来到琴岛歌厅,一小时之后,一场小型文艺晚会将在这里开幕。几乎在同一时间,长沙还有另外两家歌厅——红太阳、凤舞九天,同样在以自己的方式将这一娱乐的喧哗演绎到极致。

    尽管处于歇业状态,但欧阳胖胖歌厅常务副总经理王思进告诉记者,春节过后是歌厅的淡季,难以盈利,加之现在有一个新的合伙人欲进入,经装修升级后,欧阳胖胖将在5月重新起航。

    然而,如果时光倒回到十几年前,长沙歌厅将是另外一番景象。琴岛歌厅总经理陈士清回忆,“那时的歌厅红火得不得了,晚上7时票就卖光了。奇志、大兵 等许多本土笑星、歌星相继从歌厅扬名,长沙歌厅业的繁荣更是闻名全国,吸引了至少有1000家以上的城市夜生活老板来此学习取经”。

    红太阳演艺集团总经理曾辉,是长沙歌厅业界公认的“老口子”,从长沙市第一家歌厅——航空歌厅就开始经营这个行当。他介绍,“那时候的歌厅,红火得不得了,小的座位四五十个,大的座位200多个,这样的歌厅最多时达30多家”。

    歌厅数量锐减九成,让不少老长沙纷纷感叹长沙歌厅正在走下坡路。但琴岛歌厅总经理陈士清并不认同,在他看来,歌厅数量减少,并不代表长沙歌厅产业下 滑。曾辉进一步补充道,较之于以前的几十人的小场子,现在存留下来的4家歌厅都是几百甚至几千人的大场子,其规模总量并不小于当年。

    【困境】酒吧KTV争相蚕食市场

    与陈士清一样,对于其他几位长沙歌厅经营者来说,歌厅数量的多少并不足以衡量整个行业的盛衰,真正让他们担忧的是,随着时代发展,娱乐方式更加丰富,特别是酒吧、KTV的迅速崛起,正在与他们“争食”消费者。

    凤舞九天演艺中心副总经理姚戎坦诚地表示,曾有段时间,他的朋友几乎都不去歌厅消费休闲了。除了酒吧、KTV,电影院、网吧,甚至是家里的电视机都在和歌厅抢夺消费者。

    “电台电视娱乐节目的发展,对长沙歌厅文化和本土文化冲击甚大。”长沙市文广新局副调研员关建之说,昔年市民娱乐文化单调,本土方言凸出的歌厅文化 甚受市民喜爱。如今大受观众喜爱的《我是歌手》、《中国最强音》、《中国好声音》等电视节目,更多地带给观众视觉、听觉上的盛宴,除此之外,大量的明星演 唱会也对此造成了影响。

    盛极一时的歌厅,为何抵挡不住其他娱乐方式的分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观众不是不想去歌厅,主要是对歌厅重复上演的节目没有兴趣。一方面是歌厅节目越来越难觅本土气息,另外一方面,则是歌厅节目更新普遍在两个多月甚至一两年不更新的速度实在太慢。

    记者观察

    歌厅文化寻求新出路

    歌厅数量锐减,市场遭受蚕食,不可否认,当下长沙歌厅面临隐忧。“出路关键在于节目的创新、演出方式的转变。”关建之说,如今红太阳已经在河南洛阳、河北石家庄开了分店,琴岛也不示弱,在2011年高调进入武汉后,预计今年5月,其投资6000万打造的南昌分店也将正式营业。“这就是‘走出去’战 略。”

    将歌厅文化做成长沙文化产业名片,并将这一模式复制、开发,结合当地的本土文化,把其输送到全国每一个可能的城市。这是琴岛、红太阳的目标,在他们 看来,走出去不仅能实现同一台节目利用最大化,进而降低运营成本,更为重要的是歌厅的消费业态老少皆宜,在每一个城市都有较为稳定的受众市场。

    较之于长沙歌厅业内的信誓旦旦,湖南商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钟志平教授则谨慎许多,他表示,长沙歌厅越来越缺乏本土气息,而是倾向于将其打造成一台综合文艺汇演,长此以往,那么长沙歌厅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在这样的背景下,不排除被其他省份或者其他演艺集团克隆、复制,甚至后发赶超的可能。
在当今娱乐文化多元化的市场竞争下,观众的品位越来越高端。关建之建议,“长沙歌厅文化既要保持它独有的特色,更要不断创新,办符合观众口味的节目。”